1155竞价

——人生天地之间,
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RSS订阅
竞价培训

魏则西离世后的第881天百度竞价又卷土重来了!

发布时间:2018-12-26 19:51 来源:1155竞价学习网 类别:百度推广登录首页(7)

  马云想走、强东想留、腾讯高管被传出性侵丑闻,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着实让人眼花缭乱,云里雾里。

  而就在9月8日晚间,央视《东方时空》栏目又曝光了一起与百度有关的患者就医受骗的事件,让人不禁感慨:魏则西还没被人们遗忘,百度却似乎早已释怀了。

  今年6月,浙江宁波的周女士想去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看鼻炎,于是她在百度上搜索了医院的相关信息。

  周女士先后用关键词“上海复旦大学耳鼻喉科”和“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等几个关键词搜索之后,弹出的第一条讯息都指向了一家名为“复大医院”的医疗机构。

  没多想,周女士就在网上填好了相关信息,之后立刻就有工作人员联系到了周女士。

  根据周女士的回忆,医生在检查之后告诉她,她患有鼻甲肥厚,需要做一个微创手术。治疗之后,手术费加上治疗费、医药费等各种费用,竟达到了上万元。

  复诊的时候医生的收费,他是按一次或者分钟这种治疗来收费的,10分钟100块,20分钟多少钱,这个单子上就觉得很奇怪。一查,他配的洗鼻子的药,网上的公布价就100多,但他收了我200多,一倍的价。

  我姐觉得很奇怪,后看到网上有评价,说这里都是乱收费,过度医疗,并不是正宗的复旦大学眼耳鼻喉科医院。”

  此时,周女士一家才明白自己找错了医院。通过跟朋友的多方打听,周女士终于找到了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而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专家给周女士的诊断是——鼻窦炎,跟手术没有关系。

  专家说,无论这个手术做没做,鼻窦炎都不会康复。因为周女士没有鼻息肉这种需要手术的症状,所以只需要吃药、喷药水就可以了,在这家正规医院里,包括专家挂号费和医药费,周女士仅仅花了200余元。

  7月初,陈女士发现孩子的后脑勺上起了一个小包,当地医院建议陈女士带孩子去医疗条件更好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看看。

  陈女士带着孩子来到这家医院,结果医生诊断为:右枕后海绵状血管瘤。随后医生给出了两种治疗方案。一种是动手术,还有一种治疗方案是国外引进过来的一种技术,只要打针就可以。

  结果当天陈女士上网查询,却发现海绵状血管瘤的症状,跟孩子的实际情况不太一样。于是第二天,她带着孩子前往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检查,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孩子的淋巴结很正常,长大以后会自行消除。

  短短一个月,间隔的多起案例让我们不禁疑惑,这个“复大医院”到底是如何代替“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的呢?这个“复大医院”凭什么可以占据相关字眼搜索的第一名?

  在接到投诉电话之后,央视记者第一时间在百度上搜索关键字:“上海红房子”,结果出现的第一个结果就是复大医院,网页显示的标题为“上海复旦附属红房子妇科医生预约挂号平台”。

  当记者把搜索关键词替换为“五官科”或者“五官医院”之后,复大广告依然名列前茅,其网页标题为“上海耳鼻喉五官科医院”,真正的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却被挤到第五位。

  然而事实上,这家复大医院只是一家民营机构,与复旦大学附属红房子医院没有任何合作关系。

  从其百度账号公开资料可以发现:复大医院共计注册有91个不同的网站主域,用来应对各种不同的搜索关键词。

  9月4日下午,有关部门也对复大医院进行检查,目前,该院已被处以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8分的处罚。根据规定,民营医院在一年的校验期内记满12分的将暂缓校验;在暂缓校验期内记分满6分,则将被吊销执业许可。

  就是这样一家野鸡医疗机构,频频令人上当受骗,究其原因,除了人们对医疗机构的具体状况不了解之外,最根本的可能就是百度的竞价排名方式。

  也就是说,当复大医院交了钱,提交了90余个关键词之后,无论人们搜索其中哪一个,复大医院的网站链接永远会排在网页的最前端。

  9月8日《东方时空》栏目播出这起事件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到了当年的魏则西事件。

  2016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生魏则西在知乎发文,对“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这一提问做出回答,他在回答中直指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在回答中没有说出医院以及医生的名称)及相关医生,存在前后言语不一的欺诈行为。

  该院医生声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生物免疫疗法”,有效率能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而且表示“保20年命没问题”。

  但事实上这项技术因为有效率过低,早在临床阶段便被淘汰了,但在国内却成了最新的技术用来骗钱。

  百度推广在事情爆发后,声明其立即与魏则西的父亲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并支持魏则西家人对“主犯”,即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采取法律措施。

  然而,魏则西家人则声称百度从未与其联系过,并认为“百度公司在说谎”。,而百度也被曝出采取了一系列危机公关措施以求自保,包括转移舆论、雇佣网络水军、抹黑媒体记者等等行为,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声讨。

  而这已不是百度第一次作恶了,早在2016年1月,就有网友发帖称,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原吧务成员遭到撤换。

  原来的血友病吧,是国内血友病人相互交流鼓励的场所,然而当血友病吧被卖掉之后,人们发现空降的“血友病专家”所依靠的顾问团队中,大部分都来自西安的某家医疗机构,其中更是有一位多次被网友举报的骗子,以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长的身份入驻。

  在事情曝光之后,人们才惊觉百度40%的热门疾病吧已经被卖,而大多数用户都会通过百度搜索医疗信息甚至完全信任这些信息。

  而且其中大多贴吧被卖给了野鸡医院与专家,福建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就公开指出,莆田系医院的客户来源主要就是百度:“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而这则成了百度当时的主要收入手段。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百度数次被爆出利用患者焦虑的心情盈利,这引发了百度发展史上最大的舆论危机。

  然而,就在百度艰难的度过这场危机之后,在2016年6月中旬,人们又在百度搜索中发现了“医疗推广”的身影,并且再度发现了莆田系医院的身影。11月中旬,莆田系医疗美容医院打出“医美分期”的招牌,以贷款美容的形式重归百度排行榜前列。

  2018年5月9日,据新华社报道,有记者使用百度等搜索南京皮研所,搜索结果链接却是其他民营医院;搜索同一个疾病关键字,PC端和移动端结果不同,有的表面在PC端下架了医疗广告,转眼却在移动端中将广告置顶,以精准算法推送;另外,搜索结果中还存在,将广告包装成软文,通过所谓“就诊经历”进行导流的现象。

  而且百度似乎吸取了魏则西事件的教训,在这次的医疗推广中,并没有出现那些临床不能治愈的疾病,但换个角度说,对于那些非急症重症,百度均有推广!

  都说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但如此行径却反映出百度作为国内互联网龙头企业,丝毫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事实。

  但百度的道歉声明是否有诚意,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主页君注意到在百度声明下,有着这样一段话:

  号称“永无广告”的搜索APP,存在着大量的“山寨”主页,并且当人们搜索病症时,仍会出现医院的推荐信息。

  这样一款APP是否值得相信,相信了解百度的用户,都会在心里打上一个问号。

  而即使是现在,当我们打开百度,搜索“北京男科医院”的时候,依旧能看到众多医院推荐,其中包括了一些排行榜单。

  而主页君在查询了排名前三的医院之后发现,这些医院均属于一级医院,也就是能够为一定人口的社区提供预防、治疗、保健、康复服务的基层医院、卫生院。

  人们经常诟病百度的医疗广告,也经常用谷歌与百度对比,声称谷歌没有医疗类广告,其他品类的导购广告也会标注在更明显的位置。

  经过查询,在网站首页的医院确实是正规医院,但当我们转而用英文搜索时,则会出现另一种情况。

  当我们搜索“clinic in Shanghai”的时候,谷歌上也会出现广告,但和百度藏着掖着不同的是,谷歌都会用绿色字体注明是否是广告。

  而在此之前,谷歌确实有过一段时间禁止所有医疗广告,2009年,谷歌的大卫·惠特克(David Whitaker)事件,让谷歌帮助违法医疗广告发布的行为受到社会的巨大抨击,也导致谷歌被狠狠的罚了一笔——5亿美金的罚金,这也是当时美国最大规模的企业罚金。

  对比谷歌与百度我们能够发现,商人逐利的确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就像马克思所说:

  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高昂的利润让百度盲目,不顾用户的体验,也不顾自己作为一家大型企业的社会责任心。诚然,商人逐利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国内最大的搜索机构,应该将道德放在利润之上,切莫为了蝇头小利而放弃自身道德的准绳,玩火者必自灭。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